杉子

2

“兰,抱歉,等很久了吧”
“没有啦,新一能来我已经很高兴了。”兰托起下巴,凝视着新一在朦胧的灯光下温柔的轮廓。
“诶?为什么这么说?我肯定会来的阿。”新一拉开椅子,坐了下来。
“因为,我还有点害怕,新一会突然间消失。嗯,很害怕哦。”
“...兰,我不在你身边这么久,这么久已经足够让我受的了。我已经不会再从你身边消失。所以。兰,嫁...”
也许是兰那一句话的语气让新一十分难受,急于把该属于她的回报给她,忘记了当初自己排练过的矜持。
而一个声音不合时机地搅黄了暧昧的空气。
“先生,请问您要点些什么?”
新一有点哭笑不得,即使他自己对兰接受他的求婚是有信心的,但或许应该感谢这个服务员好让自己更绅士一些?
“我已经在电话里和你们订过餐了。”新一整了整领子。
“莫非是工藤先生?”服务员的语气工藤已经是第二次听了,不,应该是无数次听了。
见工藤没有说话,服务员更加趁热打铁“那旁边的就是兰小姐吧?”
虽然自己只是在一个不出名的电视台采访时暴露过和兰的恋情,没想到会有人这么关注工藤新一,几年了,因为没有大案子的烘托,估计已经失去了以往blingbling的光环了。
这么想着,新一顺势摸了摸自己的裤带夹层,触到
那舒服的纸质,这张预告函估计是让自己自己作为一个侦探的转折点!
今夜将偷走惊喜。
是今天吗?
新一立刻露出警惕的神色。
糟糕,只顾着求婚...可是,我如果就这样离开去破案不就重蹈覆辙了吗?兰她...
那么惊喜是?
结婚戒指。
新一第一次对他的直觉感到怀疑。这么简单的迷题就算了,为什么会选择偷我的求婚戒指?果然是因为钻石太大了吗...不可能吧,基德那家伙。
新一偷偷把戒指盒拿出来,小心翼翼的打开,那名为偷心贼的这枚戒指再一次把新一蛊惑,他凝视这颗戒指每一个微笑透亮的晶面,新一发现他周围的一切一切都幻化成一片蓝紫色,看清之后,已经成了月夜。
他现在高楼的顶端,这个场面是在熟悉不过的,因为每次那个小偷都是在这种地方张开滑翔翼,从满月底下逃走,消失在一片月光中,而自己永远追不到他。
但这一次,他落到的自己的面前,鬼魅的笑着,和自己相似却比自己俊俏万分的脸和夜色的瞳。
他在说什么?
他在一霎间变成了几只白鸽。
“新一,新一?”
“阿。”新一慌神。
低头一看,戒指盒已经空空如也。
“!”新一的脸色已经难免有些惊恐,但他还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。这个酒店的最顶层在20楼,现在在第3楼,这样的话,这里的消防梯是只停奇数层的,会比较快!
不顾一桌的佳肴和小兰担忧的神色,新一冲了出去。
“13,15,17,19!”新一跑出电梯,找到拐角的楼梯跑上去。大口大口的喘气让新一有点透支,但新一已经无暇顾及,为什么基德会出现在自己的幻象里?为什么基德要偷他的戒指?
新一猛得推开了天台的们。
和幻觉里的一样,他站在天台上,身后是一轮壮阔的满月。新一只看到他的侧颜,而他,在把玩着自己的戒指。
“基德...吗?你到底是谁?”
“So,excellent.侦探小子。”他笑“这款名为偷心贼的戒指全世界只发售十枚,看来你去的那家戒指店算不错。”
“你...真的是基德?可是”
“偶尔换一换风格不是很好吗?”
他终于转了过来,背对月光,看不清他的表情。
“这枚戒指很危险,它会使人进入一种环境从而失去警惕!你如果是想要利用这个戒指的话,我不会让你的得逞。”
他落在了新一面前,好像一切都是理所当然了。
“工藤新一,你变笨了呢?果然是陷入恋爱?我不知道你会买这一款戒指,我也不想偷其他东西。我只要一样东西,因为现在不属于我,我只能偷。”
“所以你再次出现是为了一样东西吗?那和我的戒指有什么关系?还是说,想让我协助你去得到这个东西吗?”
“不,工藤新一,我想偷的不是惊喜,而是你。”


1 戒指

上午。
床上慵懒的人被弹跳在脸颊上的碎阳光挑逗,不自在的翻了个身。无奈自己与周公的约会尽矣,抽身离开了温柔的床被,留下凌乱的褶皱。
工藤新一对着窗外院子的梧桐树伸了个懒腰,一伸伸到底,睁开了眼睛。
梧桐什么的总是老样子阿,死气沉沉的绿色。
当一切都收拾好了以后,拿起桌上的手机便出了门。
八点半了。
备忘录软件突然“哔”的跳出来。
新一看了看银屏上的字,蓝色的眼瞳里泛过水般温柔。索性打开联系人,拨通一个倒背如流的号码。
她接了。
“兰,今天有空吗?那个今天,我想约你吃饭。嗯……委托什么的可以推掉啦…阿阿我错了!那等我下班吧”
她答应了。
新一禁不住笑了出来。果然,终于到了这一天,会有一些紧张激动什么的吧。
那…还差一些什么呢…酒店订了,玫瑰花买了,阿,竟然忘记了最重要的……戒指!!!
加快脚步赶到了事务所,从抽屉里拿出一张金卡塞进口袋的夹缝里。新一不由得感叹,自己这个破侦探竟然差一点就求婚失败了阿。
在把休假的牌子挂在事务所之前,他得先把信箱里的委托书看一看。嘛,无非就是爱恨情仇拉拉扯扯,新一叹了口气,好歹也要考虑一下其他人的感受阿,罪犯们,再怎么理直气壮也不会得到原谅的哦。
所有的我委托书都摊在了桌面上,新一眯了眯眼睛,在凌乱的纸页之中,发现一张特别的委托书,这个纸质不同于其他,看着特别舒服且没有印刷的味道。
把它抽出来。
一瞬,诧异与惊喜跃在新一棱角分明的脸上。他为自己终于不再无趣的处理委托而感到庆幸。因为这可是,基德那家伙的预告函阿!
这么说来,怪盗基德已经隐退了有3年了,从击败黑色组织那一天开始。而自己也在灰原哀的帮助下恢复了原来的身体。虽然现在是大三,但已经有了自己的侦探事务所。
预告函上只有一行字,“今夜将偷走惊喜”
不想那个小偷的风格阿,可能是假的呢?新一最近觉得自己太清闲了,没有大案子可以给予自己刺激的成就感。
新一把预告函塞在金卡的那个夹层里,离开了事务所。
这一带的珠宝店不多,但每一家都是精品云集。新一好不容易撞见一家,当然要进去看看。
“您好先生,请问需要些什么?”
“阿,我今天想向我的女朋友求婚。有什么推荐呢?”
“好的,请跟我来。”
新一来到了柜台旁边,服务员拿出了几款戒指,每一款在灯光的扑朔下有些迷离了。
“这几款的钻石都是很棒的呢,请问适合你的女朋友吗?”
的确阿,这钻石大得刚好合了某个小偷的意吧。新一扫到左边的一款钻石戒指。感觉像自己中了蛊一样,目光竟情不自禁的被它美丽而神秘的细碎光晕牵引,就像无可救药的把自己的心交付,塞给所爱的人。
“我要……这款”
“诶?这位先生还真是有情趣呢,这款戒指名叫'偷心贼'哦。请问刷卡还是现金呢?”
“刷卡。”
“那先生贵姓?”
“工藤”
服务员不可思议的抬起目光,好像,真的好像呢。
“请问,您是那位叫工藤新一的侦探吗?”

我想要想要用暑假最后的时间温习旧番!

爱我的妈妈